快捷链接

但辅导孩子英语和语文还是可以的 当前位置 : 主页 > 公司介绍 >

但辅导孩子英语和语文还是可以的

来源:http://www.srxtwm.cn 作者: 发表时间 : 2020-05-12 01:07 浏览 :

“这些年,我和孩子都累坏了。一年级开始上英语培训班,四年级开始上奥数班,还有写作班。一年光培训班得花上两三万元。”丁女士说,手机坏了,早想换个苹果手机,可没舍得。

不久,“宝贝们”出来了。不知是刚经过一场“战争”的洗礼,还是年少无知,他们大都面无表情,眼睛搜索着前方人群,试图赶紧找到那一张或两张熟悉的面孔。

昨天中午1点,来自洛阳的周先生已经赶到了郑州市枫杨外国语学校门口。

操场另一边,正走来一对母子,母亲在前面走着,孩子却在后面跟着,垂头丧气,眼角似乎还有泪光。此时此景,只有一种解释:孩子没考好。

此时,我的脑海中突然浮现起五月天《我心中尚未崩坏的地方》的歌词:轰轰烈烈的排行,沸沸扬扬的颁奖,跟着节奏我常迷惘……

他说,为了考上郑州的知名初中,女儿7年前就开始上补习班,那时很多孩子连话都说不连贯。孩子也争气,在学校的排名一直是年级前三。“我们只报了郑州枫杨外国语,考上就上,考不上就回去上。女儿的成绩在我们当地,哪所学校都愿意要,要上就上最好的。她想挑战一下自己。”

“他爸在家的时间寥寥,男孩子又太皮,不扶着,长不直。”轻轻地敲着手中的书,她又补了一句,“在中国,相夫教子,不正是女人的价值所在吗?”

“孩子很懂事,周六、周日几乎都在上培训班,周三、周五晚上也去,这些年确实很不容易。”丁女士的眼红了起来。

为此,齐女士也上起了奥数课。每次女儿听课,她就坐在教室后面旁听,专门买了本子,笔记做得也不少。

因为有共同话题,刚刚认识的家长们很快熟识起来,谈起各自的孩子和这次考试。

操场旗杆下,一个考完试的孩子,双手握着旗杆,左右来回摇摆着身体,显得既紧张又不自然。凑近才得知,孩子一直在向妈妈嘟囔着,“妈妈,数学题有点难,我没做好;妈妈,语文有几个题我好像写得偏题了。”

“最近一年多,每天重复着学校、家里,两点一线的生活,让我有点‘离群索居’。”她浅浅地一笑说。

人群中的靳女士显得有点不太“合群”,独自一人坐在花坛边,手里捧着一本杂志。

她和丈夫都是工薪阶层,每个月的收入也不高,但在孩子培训班上却不吝啬。“我们没有权力,没有人脉,只能靠孩子努力了。”

从头至尾,母亲没有一句埋怨,更多的是安慰。孩子很快恢复过来,擦拭下泪痕,小手挽着母亲,走出了校门。

丁女士说,就近划片,家周围没有好学校,只有考民办学校这一条路。

最后,光报补习班的各种收据,都攒了厚厚一沓,“这红色、蓝色的收据,都是钱换来的,换算成人民币的话,可比现在还要厚。”

在学校附近的几个路口一看,全省各个地市的车牌都可以找到,不少家长提前一天带着孩子住到学校附近的酒店里,为一圆名校梦。

“毕竟是过来人,大部分题还是有印象的,听听课就能回忆个差不多。”齐女士说,在补习班女儿听老师讲,回家后,她把自己从补习班学的现学现用,既做了女儿的保姆,又客串起了老师。

不过,齐女士仍不放心。她说,中专毕业的她,文化知识水平虽不太高,但辅导孩子英语和语文还是可以的,可是奥数题让她犯了难。

在省实验学校文博考点,离考试结束还有20多分钟时,家长丁女士就坐不住了。“快到点了,不知题难不难,孩子做得怎么样?”

同样来自外地的庄女士,看到儿子进了考场,自己回到车里睡了一觉,4点半才醒来。她家在南阳,28日上午开车4个小时带儿子来郑州参加小升初考试。“比起儿子这半年的辛苦,我这不算啥。”庄女士说,给孩子报了奥数、语文、英语三科补习班。

一年多前,她还是一家杂志社的编辑,湖南大学研究生的学历和踏实肯干的作风,马上就要送她坐上副总的位置,可为了孩子,她却毅然辞职,选择做家庭主妇。

16点58分,考试即将结束,家长们蜂拥进入学校,偌大的操场瞬间人山人海,几千双眼睛注视着教学楼的出口。

过完年,一家人便开始四处打探,为孩子挑选、报各种各样的补习班。

上一篇:旅游产业蓬勃发展 下一篇:没有了